洪震宇_用「說故事的能力」,打破職場溝通不良的僵局

A部門不聽指揮,B部門拒絕分享…

→用「說故事的能力」,打破職場溝通不良的僵局

 

文/Agatha

 

 

「用故事來行銷」在過去幾年炒得火熱,成為各企業必修的顯學,但除了運用說故事的能力來打造品牌、刺激業績,其實說故事也能化解大企業的部門干戈,或增進新創小組織內部的流程和整合能力。

 

經常為各大企業、社區開設工作坊的作家洪震宇發現,很多人只想學說故事、做簡報的「技巧」,以為學到了必殺公式就能達到最佳溝通效果,但卻因為沒有深入挖掘內在想法,使得說出來的話永遠很表面,也無法讓接收的人有感。

 

洪震宇回憶,曾有一位教授來上課,他介紹如何使用一款測量氣喘的儀器,簡報做得非常漂亮、也很有道理,但卻沒有故事性,不太吸引人。好不容易最後一張簡報終於讓他發現亮點,原來那名教授本身就是一位氣喘患者,但簡報卻嘎然而止、沒有再發展下去。

 

「如果他一開頭就說我是氣喘患者,從小念書就是為了長大幫助更多患者,那這故事可就打動人了。教授覺得講這些很害羞,可是這才是重點啊!」

 

卸下各自武裝,突破「穀倉效應」

洪震宇曾擔任天下雜誌副總編輯,離開媒體後,一開始只是接演講,教地方人士如何表達,後來在自己開設的一堂誠品講堂中發現,大家都想學習這門「說故事的技藝」,連來台遊玩的陸客都慕名而來。但說故事的能力其實不止於訓練出來的技巧,重點更是說故事的人有沒有先卸下武裝,揭開自己內在想法,才能找出好的內容。同樣道理可以運用在解決組織內各單位的壁壘分明、溝通不良上。

 

許多組織都面臨過部門整合不佳的窘境,從研發、行銷到零售等,各單位因資訊斷裂、意見又多,彼此不能良好互動,最後形成一個個武裝起來的「穀倉」。洪震宇表示,「有時企業請我開教育訓練,表面上是要教如何說故事,最後發現是要解決溝通的問題。」

 

「穀倉效應」可能存在於各種組織中,代表當一個組織越來越大,每個部門各立山頭,就會逐漸形成自己的小圈圈,像城堡一樣,因手上握有自己的Know-how與利益,久而久之就不願和其他人交流,妨礙了組織成長。

 

切記:「行銷」不只是行銷人員的事

洪震宇舉例,有家公司販賣豬肉食品,主打有機、健康好食材,上游的研發人員也很努力去找到一家非常厲害的供應商,是一位碩士生為了永續環境而盡心飼養黑豬,一般人都飼養易回收成本的白豬,獨獨他打造有機環境,不計較成本、餵最好的食物,只希望可以延續台灣的黑豬品種;又因為黑豬量太少,尋找宰殺場處理時也花了好大一番心力。但這麼好的故事題材,卻沒有被好好傳遞下去,到了零售端,銷售員面對消費者時只能說出一句:「這個豬沒有添加其他東西。」這樣淡淡的說明當然無法啟動消費欲望,導致銷售不佳。

 

也有不少企業認為說故事只是行銷人員的事,當其他部門不願提供真實的素材、關起門來不想交流,品牌端也只好瞎掰,代價就是文案和產品包裝流於表面。

 

這種情形不只常見於大企業,社區地方組織也有類似問題,許多鄉間協會或公部門在振興人氣、發展在地觀光時常常只想照抄其它成功案例,懶得探討自己的文史。而學習怎麼說故事,就是讓大家開始溝通的起點。

 

層層練習,讓員工培養溝通默契

透過工作坊,洪震宇首先會讓各部門敘述自己正在進行的業務及其中的故事,經過交流和互換心得,行銷端會開始發現,原來你研發人員這麼辛苦;研發人員也了解到原來你零售端在賣東西的壓力那麼大。平常在辦公室裡看對方只是看人家的頭銜,現在對對方有了新的認識和溫度,開始知道你是研究某一類產品的達人,原來你的工作既辛苦又不討好,這是第一層接觸。

 

接下來的第二層接觸,洪震宇就讓各部門互相採訪,再講對方的故事給對方聽聽看,試著幫別人把屬於他的故事串接起來,並且整理得流暢。第三層接觸再擴大,要去採訪這些部門之外的其他人,包括企業領導人、消費者甚至一般民眾,透過去採訪別人的故事,訓練員工思考及表達,甚至可以透過了解消費者而改善業務流程。

 

在這個過程中,有些人會覺得有問完問題就好了,沒有再深入了解;或是根本不願意交流、敷衍了事。但如果只是問一下問題就跑了,像沾一下醬油,永遠只能看到表象。洪震宇解釋,問好問題可以幫助釐清事情,了解到更多層次。「我的工作就是在打破穀倉,找出彼此能整合的東西,讓大家可以串聯。而且這個過程還要逐步引導、讓大家問問題,」他強調「其實說故事就是一個了解彼此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