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夢想的殘酷─劉虹翎

見證夢想的殘酷─劉虹翎

 

文/ Agatha

 

劉虹翎,也許你對這個名字有點印象,但又說不上來她唱過甚麼歌。沉寂已久的她最近再度出片,演藝生態已和當年差很大。社群發達、素人當道的年代,小模和男神拼命袒胸露點,搶錢、搶糧、搶人氣。眾人爭出頭,虹翎偏像一隻格格不入的小動物,還是單純又沒甚麼企圖心,搏命演出只因為……「現在跟我一起努力的人這麼多,我不能只把唱歌當成生活中的一部分了!」萌萌噠正夯,小動物最療癒人心,也許選在這時重新出發,反而能迎來最好的時光。

 

19 年前虹翎陪同學參加 TVBS-G 超級新人王歌唱比賽,同學連試唱都沒過關,無心插柳的她卻一舉拿下年度總冠軍,這可能是她到目前為止星途最耀眼的一刻。一個國中小女生,突然發覺自己那麼能唱,沉浸在虛榮的掌聲裡。虹翎回憶:「那時候我太順利了,飛得很高,好像我想做甚麼事都沒有什麼太困難的。」

 

她的瞬間爆紅讓家中電話響個不停,全是唱片公司和經紀公司搶著簽約;劉爸爸忙著和眾多登門拜訪的製作人談條件。「妳可以當李玟的同門師妹」、「要是妳早點出道,就沒有徐懷鈺了!」,鎂光燈閃爍得讓人睜不開眼睛。她對王偉忠的主持邀約 say no 、推掉小室哲哉找她赴日發展的機會,更拒絕三立安排的戲劇之路,打算先專心完成學業,然後朝歌手之路邁進,看起來好像會很順利,沒想到星運卻漸漸黯淡下來,她才知演藝圈的殘忍無下限。

 

玉女=芋泥

「我覺得像是要去演一個完全陌生的人,唱歌變得很痛苦!」劉虹翎的第一張唱片叫做『夢時代』,被公司打造成玉女形象,顧名思義就是要甜蜜、夢幻、走一個公主風,可是搭配的宣傳造型卻掩蓋了她的真實樣貌與個性。

 

「公司每個同事看到衣服都倒吸一口氣,問說是不是從越南借回來?妳不是玉女是芋泥。上通告,每個人都跟我說,如果沒看到本人還以為你很老。我拍 MV ,導演還說你放心,我只會 TAKE 你的臉,不會拍到衣服!」更令人沮喪的是:「我錄到第九首歌的時候還打給經紀人說,我可以不出片了嗎?因為我唱每首歌都必須很甜,要用這樣的聲音(裝甜膩),壓抑真實的自己。」

 

失去平衡,讓虹翎不管再怎麼為自己打氣,卻變得越來越不想面對工作,這個狀態持續兩年,她決定暫時放下最愛的歌唱事業。「沒辦法做自己想做的東西,覺得很可惜,無法呈現最好的一面給大家看。公司其實有提出幫我做第二張,唱歌這個舞台我還是很喜歡,但在那個階段已失去熱情。」

 

嚴重合約糾紛,差點想不開

接著,虹翎換了第二個經紀人,「原本他說已經幫我想好很多工作,一簽完約,他都在打麻將或玩樂,我只要問工作機會,他就搪塞我,到了第三次、第四次,他還直接說,我現在就是對你沒想法!」虹翎想解約,對方卻避不見面,好不容易喬了半年才坐下來和解,經紀人哄騙她,說著:「那就各自回家把合約撕掉。」單純的虹翎也信以為真,卻演變成惡夢的高潮。

 

「我開始自己接工作之後,他就突然來了,瘋狂打電話騷擾我身邊的人,恐嚇店家、恐嚇活動廠商,打電話去我演出的地方鬧,說虹翎還是他的藝人,合約他沒撕掉,不准幫虹翎安排工作!」她幽幽地說:「我就每天在跟人家道歉。」

 

唱歌事業的不順遂,沒讓她感到太多挫折;但對人性的失望,卻讓劉虹翎陷入人生最痛苦的低潮,好長一段時間,防備著所有人。「我有一陣子很負面,有人群恐懼症,經紀人每天打電話威脅我,說他在這個圈子資歷深,而我只是一個新人,他可以毀掉我,說我是一個很難搞的人。」

 

「幸好,河岸留言( Live house )的老闆娘很幫忙,讓我去唱歌。在這個過程中,很多人都一直幫我,那我有甚麼資格告訴自己就這樣算了?想放棄的時候,那些人的話就一直在我耳邊響,不能放棄。」

 

在河岸留言演出,從大舞台換到小舞台,這段看似下坡的路,卻是虹翎心境上最重要的轉捩點。她說:「那是讓我找回熱情和安全感的地方,我可以享受唱每一首歌。以前在夢時代,表演完後想有回饋、有掌聲;離開擎天娛樂之後,每一次演出都只是在找回我自己,有沒有掌聲我已沒有那麼在意。」

 

家人勸說,不要做白日夢了!

家人勸她得失心不要太重,也許去試試看別的路吧,「但我覺得自己個性也沒有….很好,就太固執,有一些很好的機會,我覺得不是我的專長、自己還沒準備好,就不想被別人看到我還沒準備好的這一塊。」

 

吵架的時候,家人的話也會戳傷她。有一次,虹翎和弟弟爭執,氣頭上的弟弟大罵:「妳不要在那邊做甚麼白日夢了、整天想唱歌,等那麼久還不是沒發片!」啊……無法反駁的虹翎只能默默回房間哭一下。

 

「我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心疼,我對家人、朋友的方式是不會讓他們知道我過得不好,有任何情緒永遠在別人沒看到、自己的房間裡才會哭啊、沮喪啊,我不會讓他們感受到這些。」

唱片公司:她沒有企圖心

受訪的時候,虹翎頂著一頭漂染了七次的長髮,半截粉紅、半截粉紫,華麗的外表下,其實她是一個生活再簡單不過的人。只要沒有工作,唯一的地方就是家。

朋友都知道,虹翎不愛到處亂跑,就是一直在家裡跟愛狗講話、聽自己的音樂。

 

她開心地形容:「在家可以做很多事情!每天起來,我就會覺得想把家弄得乾乾淨淨,煮一杯我想喝的咖啡,弄得香香的,放爵士樂,陽光灑下來一天很舒服,沉浸在我自己的世界裡。」

 

若是問,「感覺妳很淡薄名利?」虹翎馬上點頭:「我需要一直有人在後面踢我!如果沒遇到,我就會站在原地,或許想到了就往前走一、兩步,然後繼續安逸過生活(笑)。」連經紀人拿著作品拜訪唱片公司,都被回了一句:「這個女生喔…沒有企圖心。」

 

談到這次與藏雲娛樂合作,她也斬釘截鐵地回答:「我一旦相信你之後,我就不會三心二意,即便有其他機會,我不會再去試、也不會再去談,我覺得這就是一個簡單!」

 

風往哪吹就往哪去,把握每個跳板往上爬的演藝圈生存法則,不在這個女生的字典裡。對自己的生活容易對滿足,容易待在原地,幸好身邊的人不間斷釋放出溫暖的激勵,讓她越走越遠、越堅定。

 

「別人」是她繼續唱下去的動力

經歷過現實之後,虹翎一度不太敢再跨出去唱歌,但是上課途中遇見不認識的店家,竟都還記得她的表演,不認識的人興奮對著她說:「我超喜歡妳。」她才發現自己好像應該更勇敢一點,再唱一下,不要老了才後悔。

 

「印象很深的是有個阿姨說,她看我參加超級新人王,有一集看到哭了,因為她家庭出現問題,聽我唱歌深受感動,覺得她要重新站起來,不能一直這麼(沉浸在悲傷中)。原來我唱歌可以鼓勵到一個人,我好像應該要繼續去追求我喜歡的這件事情。」

 

「還有一個歌迷,他只要覺得我是不是有一點感冒,就寄一堆枇杷膏給我,三、四年前有一場活動他突然來找我,給我很多東西,哩哩摳摳,還有平安符。是他的爸媽跟著他一起到廟去求的,專門幫我求、有念我的名字幫我繞香,希望我平安,我就覺得好感動喔!」

 

粉絲常私訊給她,不用擔心,他們一直都會在,我只要好好把我的歌唱好做我的事情,他們會一直等我。然後,精疲力盡的劉虹翎就又覺得:「我應該要繼續堅持下去。」

 

見證夢想的殘酷,代言歌唱比賽

「夢想是殘酷的。」 19 年的演藝圈奮鬥實錄,浮浮沉沉,劉虹翎儼然已修練得道。不景氣的年代,走這條路更少有人會用心幫你打點,多的是在一旁等你自己莫名爆紅,再想上前分一杯羹的人。「當你的觀念沒有建立很好,心理層面沒有建立得很好,寧可先觀望一下。很多人進了這行,要不就是價值觀改變,要不就是沒有到達一定成績,他也拉不下臉回頭做其他工作,這樣子的人生很可惜。」

 

「我有個念法律系的朋友,他接觸到選秀之後,為了夢想,比完賽後就一直等在那裏,學業也沒完成,公司也無法保證出路。所以我真的覺得,這個平台(指代言的「首屆 I-WANT 星勢力流行音樂公益唱作大賽」)就是一個很需要被看見的平台,因為保證發片(笑)。」

 

黑暗隧道的兩端,有光在等待

曾是擎天娛樂同門師姐的徐懷鈺,最近復出歌壇成績優異,人氣、目光紛紛回籠,兩人走過的艱辛低潮差不多,際遇也很雷同,現在的虹翎也備受公司期待,準備告訴眾人:「她回來了。」

 

就像黑暗隧道的兩端,走出隧道就是亮光的所在。沉寂了好長一段時間的劉虹翎,從歲月中調適自己,也慢慢展現出改變。從一個不太會玩臉書、傳 LINE 的人,開始要求自己分享生活。「我現在可以演戲,綜藝節目通告也可以,就去聊一聊天嘛。」以往因害怕而拒絕的機會,現在放得很鬆,笑著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