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是將模糊事物具體化的能力 ——希嘉文化執行長顏瑋志的創業啟示

作者:黃午

要追逐夢想有兩個條件,第一個條件是發揮想像力,第二個條件是將模糊不清、抽象的感受具體化,成為可觸、可知、可感的具體事物。這是希嘉文化與生活品牌「團圓大稻埕」執行長顏瑋志在訪談中,以自身的創業經歷分享給逐夢青年落實理想的兩個要件。

稻埕與廣場精神的再現

步行於大稻埕很難不被新舊建物夾雜的樓宇所吸引。這一塊台北車站以南的區域,在經歷19世紀清治時期開埠通商、日本時代的全面造景以至於與台灣光復到現在,先後幾經脫胎換骨的高低潮,近十年來因捷運新蘆線與Ubike等更富彈性的交通網路開通啟用、好萊塢電影「露西」跨國取景的話題性、出自官方與民間計畫性的老屋更新還有URS都市再生計畫的施行等軟硬體條件推動等效應加乘,讓大稻埕不再是老台北人的專屬懷舊。尤其境內各種以年輕人為訴求的店鋪、食肆、風格小店、工作室、獨立書店的林立,更是彰顯出新一代的年輕人對舊街町的崇尚之情。

環顧整個大稻埕,南端的霞海城隍廟周邊與北面的慈聖宮廣場最是能全整體現大稻埕之所以稱為「埕」(也就是閩南語裡的空地之意)的所在。人們聚集在這裡,除了拜神滿足個人信仰層次的需求,一字排開的小吃攤與各式店鋪,也滿足了個人在飲食、購物消費和情感交流的社會面。

現在的大稻埕之所以處處都是新舊共榮的景致,新一代創意人拋磚引玉的投入尤其功不可沒。坐落於歸綏街與迪化街口的生活品牌「團圓大稻埕」自2012年扎根URS155都市再生基地以來,除了舉辦各種活動年輕化舊城為舊城帶來新氣象,也賦予了「埕」字更具當代精神的國際視野,希嘉文化的創辦人顏瑋志Jerry可以說是催生「團圓大稻埕」的靈魂人物。

從CAMPO到CAMPOBAG的文創復興

「我是為了繼續幫小麥完成她當初沒有完成的夢想才會成立公司」雖然畢業於英國創意藝術大學研究所的Jerry原先並不是從事與藝術文化相關的工作,但妻子小麥陳靜亭早期在文化與創意領域的投入,卻成為其後Jerry投身該領域的不二動力。

小麥是台灣非營利導向的CAMPO生活藝術狂歡節的重鎮,2005年崛起於新一代創意人間的CAMPO為當今的青年文創模式立下重要的基礎,意在鼓勵年輕人發展和創造屬於自己的次文化,有機地混搭了電影(Cinema)、藝術(Art)、音樂(Music)等元素,強調個體(People)與獨創性(Original)的CAMPO提供了新一代的創意人在街頭表現自我各種可能的方向,你我都耳熟能詳的創意市集與手作商品便源自CAMPO。

「西元2000年左右許多學校成立了設計相關科系,但就業市場卻沒有釋出對應的工作機會,培育出來的青年在畢業後卻找不到工作,於是CAMPO便提供舞台場地讓新一代創意人展現自己,」在CAMPO最活躍的那幾年,幾乎只要一到假日就可以看見年輕的創作者在CAMPO舉辦的市集裡,販售獨具個人巧思的商品,多半畢業自藝術相關科系的新一代創作人,在就業市場找不到適合的職缺的情況下,便參與CAMPO的活動,在市集裡展現他們的創作。當時幾乎可以說是橫空出世的CAMPO一面彌合了教育體系與就業市場的供需落差,也讓新一代設計與創意人找到了表現自己的舞台。「在義大利文的語境裡,CAMPO就是廣場」。

2008年就在CAMPO生活藝術狂歡節的主要旗手們決定暫停一切活動以後,Jerry著手成立了希嘉文化,並提出CAMPOBAG擺攤人生的計畫構想接續小麥在CAMPO時期未竟的理想,——持續讓台灣的年輕創作人的創作能被看見。這就是Jerry涉足文化創意領域的起點。

有別於CAMPO時期的隨興與休閒導向,CAMPOBAG讓創意人以較嚴肅的態度來面對自己擺攤做為營生方式的現實。為了更有效的落實CAMPOBAG的精神,CAMPOBAG不但出版了教導年輕人如何透過擺攤來完成自己的夢想的《擺攤人生使用說明書》,也不再滿足台灣的表演舞台,務實的展開了世界各地巡迴計畫,2008年起隨著台灣的創作者與來自澳門、重慶、昆明、雲南、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東京、香港與倫敦等十一座城市的創意青年交流,吸收彼此的經驗,台灣青年也漸漸嶄露出創意上的實力與自信,找到自己的創作價值,2012年倫敦奧運與足球金童貝克漢的妻子創立的品牌Victoria Beckham攜手合作的倫敦台北文化日誌是CAMPOBAG擺攤人生計畫裡最令人矚目與振奮的一頁。此外,CAMPOBAG也透過與廣告公司的合作,把每一次交流的成果以印刷品的型態保存下來。

放第二大段後面

歷史保存街區裡的新文化與新經濟

「2012年CAMPOBAG在倫敦與當地創意人交流時發現到擺攤人生的台灣創作者們需要一個空間做為生活基地,當時正好小麥注意到台北市政府的URS再生基地認養計畫,於是我們以Cooking Together的概念向台北市政府提出合作申請,落腳大稻埕。」位在台北市迪化街與歸綏街口位置的URS155都市前進再生基地是一座前後棟的老屋翻新建物,迪化街上的前棟是一樓高的閩式矮房,矮房可以簡單區隔為提供香料書籍等開發商品販售的前半與人員辦公之用後半兩塊實體空間;後棟則是三層樓高的長條形建築,建築物的一樓設定為交流、講座、展演與活動之用,二樓提供給其他團隊短期體驗迪化街,三樓則是提供住宿之用,接連兩幢建物之間的空地兼具天井與過道性質。「Cooking Together是參與CAMPOBAG的台灣創作者在海外參展時,以最實際的行動在參展地點的市場採買在地食材,在一起烹調用餐的過程,與當地的居民、創作者的深入交流的模式。」Jerry扼要的說明了Cooking Together的操作方法。

2015年Jerry與團隊討論後,著手將基地易名為「團圓大稻埕」,並嘗試以品牌的角度切入大稻埕經營至今。現在想要親近認識CAMBOBAG與團圓大稻埕的朋友,除了可以報名參加每月一次的團圓百味的烹調聚會,也可以將它們與在地商家共同開發的香料產品買回家,透過料理沁入臟腑,在私人的饗宴裡完成一場與大稻埕的相識共聚或者團圓重逢。

共創舞台影響一世代

整理採訪稿的時候,幾次拿起Jerry的公司名片,反覆推敲玩味著名片的正面與背面記載的訊息,並想起採訪當天自己急於理清「團圓大到埕」如何獲利的唐突。

「每一次我們去分享經驗的時候,都會有人問我們怎麼賺錢,可是這個計畫的本身就不是為了要賺錢。」Jerry輕鬆且淡然的表示我不是第一個提出這個疑惑的人,接著對我說,「2012年進駐到大稻埕的時候,我們對這個基地來說是沒有任何經驗的,可以說,這個空間的實驗性就是整個計畫裡頭最有趣的部分。」

翻到名片的背面,上頭「共創舞台」四個字似乎可以道盡Jerry與小麥一路走來的核心價值。從早期的CAMPO到後期的CAMPOBAG以至於「團圓大稻埕」,如何互利共榮以及事物的趣味性與可能性才是他們心之所繫。

沿著迪化街與歸綏街口的團圓大稻埕為起點一路往大橋頭捷運站的方向行去,迎接你的除了少數古早時代就在此落地生根的老店鋪,更多的是蘑菇、鹹花生、孔雀洋食、繭果子公平交易小舖、夏樹甜品等青年人喜愛的文青風格小店,走在這一段路,讀者可以明確地體會到「團圓大稻埕」的進駐扎根如何或深或遠的引領舊城街區的年輕化,活絡舊城復甦當地的經濟。

愛因斯坦說過,邏輯能有效把人從A處導引到B處,想像力卻可以把人帶到任何可能的地方。希嘉文化顏瑋志先生的創業之路除了改寫以利益為終極目標的夢想傳統,他也用自身的經歷啟迪有夢想的年輕人,不要劃地自限、拘束自己的想像力外,還要一步一步凝聚與實體化自己的夢想。

想想他們正在做的,不啻是當年倫敦奧運的響亮口號:影響一世代!(to inspire a generation!)

尾圖